宠物狗给人体健康带来正能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06 17:27:29

近二十年的研究已经使一点变得非常清晰:在狗狗陪伴下长大的孩子哮喘的发生率较低,这是相对于那些家里不养狗的孩子而言。很多研究人员用“卫生假说”来解释这样的结果,这种假说认为:在生命早期暴露于稍微脏点儿的环境,能预防过敏性疾病。尽管没有确凿的数据来为“养狗与免疫健康的改善有关”提供佐证,但这种未被证实的假说仍然极具魅力。


然而,也有人对此给出了不同的解释,比如阿尔伯塔大学(加拿大·埃德蒙顿)的儿童流行病学家Anita Kozyrskyj就认为:“也可能是生活方式在其中起了作用”,可能养狗的那些妈妈们健康状况更好,或者是她们更多采用母乳喂养。

2013年,Kozyrskyj开始研究“养宠物后到底发生了什么”。Kozyrskyj的团队对24名4个月大婴儿的粪便样本进行了研究,评估它们中存在的各种微生物。

研究人员发现,跟宠物一起生活的婴儿,肠道中的微生物种类比没有宠物的婴儿更丰富。如果是在三十多年前,Kozyrskyj她们的发现很可能会引起恐慌。因为在那时,微生物是病菌的同义词,被认为最好与人体隔绝开来。有过敏家族史的准父母甚至会被医生建议“家中不要养宠物”。

然而现在,我们已经认识到免疫系统的发育离不开肠道微生物组,即生活在肠道中的所有微生物的遗传物质。微生物暴露不足在发达国家尤其成问题,因为人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室内,接触外界微生物的机会则不多。而狗可能是“弄脏”婴儿生活环境最安全的一种方式了。

然而,让医生把“狗”写进处方显然还不是时候。Kozyrskyj等的这项研究规模太小,不足以得出确凿的结论。正如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微生物组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微生物学家Rob Knight所说:“现在还缺的是干预研究,这种研究将明确地证明如果你养狗,你家孩子的健康是否能得到改善。”

2015年,在经过数十年的观察后,研究人员把跟狗一起长大的孩子哮喘发生风险的降低进行了量化。这项由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Fall T.等开展的研究搜集了瑞典2001年~2010年出生的一百多万孩子的数据。在其中的27.5万学龄儿童间,研究人员发现家里养狗的孩子发生哮喘的几率比不养狗的同龄人降低了13%。

老朋友假说”其实是“卫生假说”的改良版,它认为:人类与家畜和动物们协同进化,这使得人类需要依赖动物们的微生物来保持自身的健康乃至生命。缺乏跟这些“老朋友”的接触有可能会打破这种微妙的进化平衡。

研究人员猜测,人类长期跟狗“厮磨”在一起,因此我们跟狗的微生物组很可能是协同发展的。一个婴儿,如果没有跟狗一起长大,或者一条小狗,没有跟人一起生活,在某种意义上说,他/她/它们的微生物组都是不完整的。正如美国芝加哥大学微生物组研究中心主任Jack Gilbert所说:“我们每一个人的祖先可能都曾生活在部落、带狗一起狩猎

狗狗到底是怎么给人带来益处的?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一次简单的接触,就能让致病菌在狗和人之间传播,最终使人生病。至于非致病菌,它们在人-狗之间的长期交互会带来什么结果,目前还不是那么清楚。

微生物学家Rob Knight及其团队对来自60个家庭的159个人和36条狗进行了研究,比较了他/它们皮肤、舌头上以及肠道内的微生物。他们发现:在养狗的家里,家庭成员皮肤上的微生物组彼此之间非常相似,而在不养狗的家庭就不是这样。换句话说,狗狗成了传播微生物的载体

我们目前并不清楚狗狗所带来的微生物的传播是否会导致人体微生物组的持续改变。Knight只在参试者身上采集了一次数据,Gilbert的研究仅对参试者追踪了6周。Knight和Gilbert所看到的微生物在狗和人之间的传播也可能只是短暂的。Knight曾试图开展一项长期随访研究,然而有太多的参试者后来要么离婚了、要么家里的宠物死了。

2016年11月,在动物福利协会年会上公布的一项研究使人们对狗狗的微生物组是否会影响成人的微生物组产生了怀疑。在这项研究中,20名年龄在50岁~80岁的成年人提供了他们基线状态时的血液、皮肤、唾液和粪便样本,然后从当地的动物保护协会领取狗狗,暂时照顾它们。(当然,在研究结束后,他们也可以选择领养这些狗狗。)随后的3个月里,这些志愿者每隔一个月就要再接受一次检测。

研究显示,这些新晋“铲屎官”在情绪上的确表现出了明显的改善,比如他们的炎性细胞因子水平较低,而这些因子的水平高则预示着抑郁症、痴呆、糖尿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尽管如此,这些参试者的微生物组却并没有改变。显然,狗狗影响了人们的情绪和免疫系统,但却并不是通过微生物组来实现的

领导该研究的Charles Raison(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精神病专家)认为,这项研究结果告诉我们存在一个关键时间窗,在此时间窗内跟狗狗(或者其他“脏东西”)接触才会产生影响。这个结果结合其他数个相似研究都表明,人类的肠道微生物组主要在生命前期的几年里形成。因此,狗狗会给儿童提供保护,尤其是幼小的儿童,因为他们的微生物组还在组建之中。至于成年人,微生物组早已成形,并会伴随终身。

加拿大的Kozyrskyj后来扩大了她的先导研究,从24个婴儿增加到746个婴儿,其中一半左右住在养宠物的家庭。在比较了这些婴儿的微生物群落后,Kozyrskyj团队发现,在婴儿3个月大时,生活在养宠物家庭的婴儿,他/她们的微生物要比不养宠物家庭的婴儿丰富得多。这跟她一开始的研究结果一致。而且,她的团队还有了进一步发现:养宠物家庭(70%养的是狗)的婴儿,携带有更多的两种厚壁菌门细菌——瘤胃球菌(Ruminococcus)和颤螺菌属(Oscillospira),它们分别与较低的过敏性疾病风险和纤瘦有关。Kozyrskyj团队的研究显示,充足的Ruminococcus能降低过敏性疾病的风险。

可以看到,儿时有宠物相伴,长大后得过敏性疾病及肥胖的几率会下降。

这些发现或许可以转化到临床治疗上来。举个例子,由于超重的人往往养的狗也是偏胖的,那么从理论上讲,让狗节食或许就能把有助“减肥”的微生物传播给它的主人。或者,还有一种方法:把狗身上有益的微生物分离出来,做成一种药,如此一来不用养狗也能获益。或许有一天,狗狗会被制成一款空气清新剂,喷一喷就能播散微生物和化学物质,吸一口这种新鲜的狗狗“香氛”就能获得更健康的生活,变得纤瘦起来,而且价钱不贵……

参考文献:Nature 2017;543:S48-S49


TAG:

我来说两句

 
得分:0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